甘做苦行僧 东莞“文史泰斗”靠制氧机坚持古籍研究

作者: shuai 分类: 365bet手机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8-25 05:03

  广州日报记者再访东莞“文史泰斗”杨宝霖 “告别诸君”后他反而更忙了

  甘做苦行僧 白首犹不悔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汪万里

  时间是杨宝霖最大的敌人。83岁的东莞“文史泰斗”杨宝霖无奈地“告别诸君”后,他反而更忙了。在医用制氧机的帮助下,他夜以继日、争分夺秒地工作,就希望早点完成手头的几个“半成品”古籍的研究。

  做了一辈子“苦行僧”,耄耋之年的杨宝霖回首往事,他说没有后悔,反倒是苦中作乐,让他倍感欣慰。假如生命可以重来,让他回到青年时代,杨宝霖说他还是会选择做老师,“杨家四代为人师表,我觉得当教师很好”。

  谈学问:“他们是大海,我只是一滴水”

  8月16日傍晚,广州日报记者再次拜访杨宝霖先生。当时杨先生正在老宅楼上浇花,一棵三角梅爬墙而上,已经快蹿到四楼顶上了。阳台上种着一些花花草草,每天傍晚,杨先生总要给它们浇水,这是他的“功课”。

  从楼上下来时,他花白的头发早已被汗水打湿。还是那件蓝色的长袖衬衫,再多的汗,他也不愿意脱掉。夫人说,他从不愿意穿短袖。

  简陋的方桌是他的工作台,台面上摆放着很多他写的材料。有一些材料是用小楷写的,笔法苍劲有力。杨先生说,他的书法与著名书法家相比,“再练100年也不及万分之一”。对于做学问,杨先生同样谦虚,谈起其他大家,他说:“他们是大海,而我只是大海里的一滴水。”

  寻古籍:未妥善保管 寝食难安

  杨先生珍爱古籍,看到各种古书,都想看一看。2009年2月,他借阅了东莞桥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莫剑良收藏的几本古书。杨先生为了保存好古书,将其夹入精装书中,自己却忘记了。随后,莫剑良多次询问,杨先生由于无法寻觅而寝食难安。

  莫剑良说,其祖父早年参加抗战,那几本古籍是祖父唯一的遗物,是家族几代人的精神载体,家人非常珍视,“因许久未还,担心遗失,才会询问”。

  2010年4月、2012年1月、2015年10月,杨先生三次手书表达歉意。今年6月下旬,广州日报记者因采访碰巧在莫剑良处看到此信,读后为之动容,杨先生在信中写道:“零九年二月,蒙先生不弃,赐借古旧书八种八册,读毕未及时璧还。后老朽赠书莞城图书馆二万余种,捆载十余车,非一时运载,随捆随运,一时忘记将所赐借之书妥为保管,放于何处,无法寻觅,致先生多次索还,老朽无言以对,只有内心自责,于是耿耿者数年,一想及此事,寝食难安。”

  后来,杨先生在众多书籍中发现夹有所借八册中的一册,于是想起所借的古书既薄又残,容易弄坏、遗失,就分册夹于又大又厚的精装书中。杨先生为之狂喜,于是逐一检查书籍,共寻回六本古书,“可稍减多年内疚”。杨先生向莫剑良承诺余下的两册一定按照书名全书奉还。

  待访客:出门相送 目送离开

  在杨先生的客厅墙上,挂着一幅画,那是他叔父送的。画上盖着一枚章,内容是“一文不值万金不卖”。杨先生非常喜欢这幅画,或许这也是他做学问、为人的态度。

  在他简陋的小院内,堆的都是书,还有一些蓝色的塑料箱是莞城图书馆的,杨先生把赠送的书籍放进里面,装满了就叫图书馆来运走。“我这些书,只有捐给图书馆。”

  令人动容的是,杨先生待人的态度。广州日报记者多次登门拜访,离开时杨先生一定要出门相送,一路送到巷口。记者多次劝他“您别送了”,他坚持要送,还目送记者离开。在老街巷口,杨先生挥手告别的样子,定格成了一幅画。

  对话:“大家看得到,我心满意足”

  “杨宝霖一辈子是苦行僧”

  广州日报:杨先生,《息影讲坛 笔耕不辍》刊发后,万千读者被您深深打动,他们都向您问好,盼您保重身体,莫再如此拼命。

  杨宝霖:感谢大家。我的学生看到了报道,有的打电话,有的亲自来。东莞读者对我再加深了一些印象,我也感到很欣慰。我在东莞中学的时候,我的同事经常说:“杨宝霖一辈子是苦行僧。”1957年,我21岁站上中学的讲台,到现在都是这个样子。

  广州日报:有读者看到您害怕被后人骂“不务正业”,谨小慎微得令人心酸。其实,在很多东莞人心目中,您做什么,大家都只有为您点赞的份。

  杨宝霖:感谢读者,读者是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一、我在文史研究上做出了一点成绩,大家看得到,我心满意足;二、我的正业是教师,在正业上我是做足了的,否则没人会选我为广东省特级教师。当时东莞全县的中学教师投票,后来我当选全国优秀教师,如果我在正业上做得不好,有一些偏向业余,甚至放弃了正业,就得不到这些名号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